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萤火虫的翅膀

2020-08-07 来源:石家庄娱乐网

我记忆里的萤火虫,愿你自在飞翔,努力发光。题记

一个深秋的午后,澄净而悠远的天空下,一棵棵法桐灿烂着一树的金黄。明媚的阳光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暖暖的温度让人心生惬意。我正利用这点时间整理自己放置很久的一些物品。在一个破旧的书箱子里,我无意中翻出了一张布满灰尘的照片。七八个正值花季的女孩站在烛光点点的教室里正做诗朗诵的表演。其中,站在中间的一个略带羞涩的女孩,让我的心情变得如秋雨般的冰冷。一种悲伤的情绪瞬间涌入我的心间,继而蔓延在这个原本温暖灿烂的秋天。

我已经忘记了那个女孩子的名字。那仿佛是很久远的事情了,至少发生在十年前。那时,我们是高三的学生,一群即将面临高考的学生,一群住在同一个宿舍的女孩。

那年暑假,我们作为即将升入高三的学生被安排作暑假辅导。就在快结束假期辅导的时候,班上新来了一个复读生,一个从其他乡镇转学来的落榜女孩。听说,她家庭条件很差,她已经连续复读两年了。高三开学一段时间后,她才交齐学费。

那一天下午,我们正在上自习。有人把她叫出教室。我看到窗外一个穿着破旧、身材佝偻的老头正将一个打满补丁、有些鼓鼓的书包递到她手中。微风中,老头灰白的乱乱的头发在飘摇。我把他当作了她的爷爷,其实那是她年过六旬的老父亲,只是有些过于苍老。父亲是来给她送学费的,在家里张罗了好久才凑足的。

她很自卑,从高考落榜那天开始,从到我们班级复读开始。但是,她很努力。每天晚自习,她总是走得最晚;到宿舍后,仍然秉烛夜读;中午从来不曾休息。然而,每次考试都没有很好的成绩。

那年的中秋节,我们被放一天假,可以回家过八月十五了。然而,她没有回家,仍然趴在教室里,继续在辅导材料的海洋里艰难地前行。假期结束返校的晚上,我们的包裹里塞满了苹果、月饼、饼干和炒咸菜。我知道,她没有回家过节,没吃中秋节的月饼。于是,我挑选了一块枣泥味的月饼和一个富士苹果送给她。可是,她死活不要,推让中直到把月饼掉在地上。我很无奈地捡起月饼。而她却端着一瓶子腌萝卜条,独自躲在床角吃着。也许是我的举动伤害了她的自尊心,她一连好几天都不和我说话,尽管我们一同睡在上铺。

她的努力并没有换来好一点的成绩,渐渐地,多疑伴着深深的自卑开始在她的心里疯长。当我们聚在一起聊天时,她总以为是我们在嘲笑她、讽刺她。当老师们开会时,她以为老师正在讨论怎样开除她。晚上,她开始失眠。整夜睡不着觉的她,总是悲伤地偷偷哭泣。和她对头睡觉的我总会听到她的辗转反侧和低低的哭泣声。在她的世界里,仿佛周围的同学、老师,以至于周围所有的人都在谈论她、鄙视她,议论她的蠢笨。老师曾多次让我们找她谈心,然而都无济于事。那时的她已经患上了一种考前心理疾病。

伴着一场纷扬的雪,新一年的元旦来临了。为了缓解她日益紧张、烦躁、多疑的病情,我们策划举行了一场烛光晚会。其实,她和我们一样,喜欢文学,喜欢朦胧诗,喜欢浪漫的文字。我们宿舍的节目是诗朗诵。我们曾经四处寻找她喜欢的诗,从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到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再到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没想到,她背着我们也开始寻找参加演出的诗歌了。最后,我们一致同意采用她推荐的诗歌郑愁予的《小小的岛》。而对于这首诗我们了解很少,诗的内容和意境很优美,却带着深深的忧郁和惆怅。当时的我们并没有更深地去思考其间蕴含的深意。

排练过程中,她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重新焕发出青春的光彩,久违的笑容如花般绽放在她日渐消瘦的脸庞。她非常认真,每一个字句,每一个抑扬顿挫,甚至每一个表情,都很到位。我们都暗自庆幸她的变化。那个晚上,窗外清冷的月光映照着洁白的雪,幽蓝的夜空下寒冷的风吹过干枯的枝头,呜呜作响。教室里,烛光点点,温馨动人。按原先的约定,她要站在我们中间,是第一个开始朗诵的领头人。整个朗诵比预期的还要完美。朗诵开始了。

你住的小小的岛我正思念

那儿属于热带

属于青青的国度

浅沙上/老是栖息着五色的鱼群

小鸟跳响在枝上/如琴键的起落

那儿的山崖都爱凝望/披垂着长藤如发

那儿的草地都善等待/铺缀着野花如果盘

那儿浴你的阳光是蓝的/海风是绿的

而你的健康是郁郁的/爱情是徐徐的

云的幽默与隐隐的雷笑

林丛的舞乐与冷冷的流歌

你住的小小的岛我难描绘

难绘那儿的午寐有轻轻的地震

如果/我去了/将带着我的笛杖

那时我是牧童而你是小羊

要不/我去了/我便化作萤火虫

以我的一生为你点盏灯。

她那并不算很标准的普通话却因为真情的投入,而得到了大家的热烈掌声。我们天真地以为她已经摆脱了心魔的纠缠,从此和我们一样重新走进自信的阳光里。然而,事实却证明我们是错误的。

年终,期末考试结束了。她的成绩在班级里却是倒数。也许,贫苦的家庭为了她的多次复读已经伤痕累累;也许,在她心里考上大学才是唯一可以回报父母家人的方式。新学期又开始了。马上就要到来的黑色七月像一场战役,让我们紧张又疲惫。我们各自投入到书山题海中,准备破釜沉舟。此时,她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努力。她有时会出现在课堂上,有时躲在宿舍里,有时在操场上游荡。我们曾几次劝她回家休息一段时间,然而一提起要把她送回家,她就变得异常激动,甚至不停地哭泣,诉说家人为她付出的一切,自己却不争气,考不上大学就没脸面对父亲。为此,我们只好作罢。

当春风又绿校园、樱花落满小径的季节来临时,她却没有出现。自从那个周末大家照例回家后,她再也没有来。我们以为她病了,而家人以为她回校上课了。就这样,两周过去了,直到她那白发苍苍、愈加苍老的老父亲蹒跚地来学校找她时,我们才知道,她已经失踪半个月了。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去了哪里。直到后来,又一个月过去之后,有抽水浇地的村民在村外的机井里发现了她.我们都为她最后的选择而唏嘘不已。

她真的去了那个小小的岛吗?那个有阳光、群鱼和小鸟的青青国度?泪眼朦胧中,我真的好像看见她化作了小小的萤火虫,用自己年轻而短暂的生命为爱她的人点燃一盏微亮的灯。只是,她有一双受伤的翅膀和哀伤的心灵。

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在那个遥远的小小的岛上,那只小小的萤火虫受伤的翅膀愈合了没有。我会在内心深处,永远祈祷萤火虫拥有属于自己的明净天空和无限蔚蓝。

祝愿世界上所有的萤火虫都能找到自己的的天空。

鞍山白癜风医院电话
跌打药
中卫治疗白癜风费用
友情链接
石家庄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