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无双山河一扇第四十一章教训节能

2020-10-29 来源:石家庄娱乐网

无双:山河一扇 第四十一章 教训

“说起来……,你家里是什么背景啊?我也很想知道。说说看吧,我也很想知道是我云天哪家的大员能培养出这么个怂包纨绔来……”

说着君慎独边一步一步的向着楚哥走去,当走到其余几人的身边时,他们纷纷向后退,生怕碍着君慎独也被他来这么一下。

至于之前的那股嘚瑟劲是完全没有了,还有一个则是被吓得直接跑回了学院,一点都不敢在这里待下去。

看到君慎独走了过来,楚哥赶忙报出自己的家门来,“我告诉你,我叫赵俊楚,我父亲是我云天帝国的财政次官,我告诉你……我……”

“财政次官里姓赵的?……赵祺祥是吧?”君慎独说的是异常地轻松。

君慎独虽然在云陌森林里面待了不短的时间,但是这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云天帝国各个重要部门的任命调动情况也是会以各种方式出现在云陌森林的君慎独手中。

赵祺祥,财政部第一次官,虽然还不是内阁成员,但是却有了列席内阁的资格,能获得这种资格的人并不多,只要不出意外,基本都能成功成为内阁成员。

不过能获得这样的身份,除了他自身的能力的确很不错,也和他身后势力不无关系,否则他哪来的男爵爵位。

这样一说,也难怪这个赵俊楚敢惹事,他们家背后那势力的确不差,地方豪强了,一般人还真比不了。

当然,这种事也是分人的,就以他堂堂君家继承人“长公子”的身份而言,在整个云天帝国能让他都感觉到紧张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很显然,赵琪祥一个财政次官还不能让君慎独有什么怕的,包括他赵祺祥身后的那些人同样不行。

没有为什么,就因为他是君家的‘长公子’,这个国家,年青一代里一定要排的话,恐怕只有皇储有资格排到他的前面,其他人,哪怕是皇子公主也要让他三分。

赵俊楚并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在云天皇宫都能上窜下跳、横着走的‘长公子’君慎独、君大少爷。

说起来,他也是倒霉,他可没有像那几个守门士兵一样注意到君慎独斗篷里的云剑胸章,不然他绝对没有这个胆子。

可问题就是他没有看见啊~~,而且刚才说过,这会儿学院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谁能想到这个时候,君家的大少爷会在这个时候跑来上学,他只当君慎独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被学院吸引住了而已。

在这样的思想作祟下,哪怕他已经明白自己的身手不如君慎独,他认为自己父亲的官位足够去吓唬住君慎独了。

其实以赵琪祥财政第一次官的职位来说,在云中城里,虽然算不上多么位高权重,但就其职位的重要性而言,也是有很多人要望其项背的。

不说别的,君慎独的父亲君言旭其实现在也只是军务大臣兼任云天兵马第一副都督、内阁辅政,较真的说,除了实权多了太多以外,在级别上比赵琪祥也大不了太多,最多一级半。

但是还是那句话,君慎独出身堂堂长云大陆第一的君家,那可是实打实的第一家族,别说君瑾邦亲王的爵位、君言旭公爵的身份,就是君慎独自己,都有一个子爵的爵位,这哪里是赵琪祥这个不过男爵的人能比得了的。

真要是闹起来,任他赵祺祥有一千张嘴,理,都在君慎独这里…………

赵俊楚一听君慎独说出了自己父亲的名字,赶忙说道:“你既然知道我父亲的身份,我告诉你啊,你赶快给我道歉啊,我……告……告诉你啊,我大人有大量……只要你做我小弟……听我话……我就……”

轰~~~

一声巨响过后,赵俊楚睁开被吓得闭紧了的双眼,他转过头向后看去,发现自己身后的墙被打出了一个大洞,突然身后响起了君慎独的声音.

“啧啧啧~~~墙被打出了个大洞啊,这下可不好办了,我都忘了三舅是院长了,哎呀,他会不会要我来补这个墙洞呢?这下可麻烦了,又要花钱了……”

赵俊楚听到这段话,脸色刷的一下就下来了,转过头来看着君慎独,结结巴巴地问道:“你……你认识苏院长?”

君慎独一听赵俊楚这样问,脸上露出一丝无语的表情看着赵俊楚,耸了耸肩,“你是真傻还是假傻,我喊他什么你没听到吗?你说我认不认识?”

赵俊楚小声嘀咕道:“院长是云天帝的亲兄弟,舅舅,那你是……”

说着,赵俊楚恐惧的看着君慎独,“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是……”

“你是什么人,为招财进宝玩法是比较有趣的什么在我帝国皇家学院门口打我学院的学生?这里乃是云天帝国重地,岂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赵一军还没有说完,一个质问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君慎独和赵一军都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是一个穿着有别于学生制服的衣服的中年男人,身后还跟着一大帮人,有的像是跟着他一起来的,还有些人应该是过来看热闹的。

君慎独见过类似于那个男人穿着的制服,那个款式是帝国皇家学院教师的专用服装,但却和他印象中的教师制服有一些区别,看起来应该是教师中级别较高的存在吧。

“子车主任,救我”

赵一军看到这个中年男人,下意识的就说出了这四个字,话语中还带着些许的‘终于获救了’的感觉。

因为在他看来,教导主任至少能把他从现在的这种局面中解救出去,因为这位教导主任大人的身后可是那位皇子殿下,他相信那位皇子殿下可以给自己一个报仇的机会,因为自己可是那位皇子势力里的一员。

“主任?”君慎独听到赵一军说出这个词后恍然大悟,“怪不得制服和普通教师的不一样,我说呢,原来是教师里的官啊~~”

说着,君慎独停下了走向赵一军的脚步,而是向着这位教导主任走去,边走还边说着,“你应该是教导主任吧?你问我是什么人?我这个年纪在这这里能是什么人?你要是这么傻还待在这做什么?这么这样的人都能当教导主任,三舅这个院长真不合格。”

“我再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自己是谁?不是你能来撒野得地方……”教导主任看到君慎独走过来,却并没有对自己的话有什么反应,感到非常的恼怒。

“院长?三舅?”教导主任自然是明白,眼前的少年是一位外戚,应该是云天帝和学院院长的外甥,可是他和赵俊楚一样并不知道他是君慎独,只当是普通的国戚罢了,只要一想到自己身后的那位皇子,他便莫名的来了自信,认为自己能治得了君慎独。

尤其是在感受到君慎独刚刚那无所谓的态度后,让他不由愤怒地对着君慎独大吼道:“我告诉你,不要以为自己是云天帝陛下的外甥,就了不起,我告诉你,这不是你想撒野就撒野的地方。”

“哦~?不是我想撒野就撒野的地方,我怎么了么?今天的事似乎并不是我引起来吧?”君慎独笑着向教导主任慢慢的走去,每走一步就像是带着一阵风一样,“我怎么觉得你是打算拉偏架呢?怎么?是想把我怎样吗?”

这个教导主任看到君慎独的态度真的是被气疯了,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他很清楚赵俊楚是个什么货色,但赵俊楚毕竟和自己一样都是那位皇子的人,而且他的父亲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个不可触及的存在,自然有心交好,所以自然要偏向赵俊楚。

只是他也犯了和赵俊楚一样的错误,认为君慎独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仅仅只是把君慎独当成了一个普通的云天帝外甥,一般人或许惹不起,但相比较与自己所投靠的那位大人,根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毕竟那位可是一名实实在在的皇子殿下。

他信心十足的看着君慎独,自认为能够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而且他觉得这样做还能让自己在学院里的地位有所提升。

他看着君慎独,用着严厉的语气说道“我告诉年龄最好高于自己五到10岁你,就你的行为和态度,你认为你还能在这帝国皇家学院里读书吗?哼!我还会向上通报,请云天帝陛下将你逐出云天城,治你的……”

君慎独无奈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自作聪明的蠢货,摇了摇头用右手将斗篷上的衣结解开,斗篷慢慢的向下滑落。

就在斗篷下落的一瞬之间,所有人的目光中,被斗篷所包裹着的君慎独,消失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君慎独哪去了。

就在大家四处张望寻找君慎独的踪迹的时候,他的声音出现了,“首先,我能不能在这里读书,不是你能决定的,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而且至于请求大舅逐我出城、治我的罪这种事,就更不是你一个小小的教导主任能够做主的,知道吗?说实话我很好奇,你不过就是一条狗罢了,哪来这么的大的胆子……”

孩子被传染上灰指甲
泰安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整容整形
友情链接
石家庄娱乐网